luaether

原来我以前有这个账号,连名字都起的lovealexander,现在我尝试着忘记你,关于你的一切,虽然这两晚上还是会梦见你,这种感觉很痛苦,但我知道一切终会过去。

听着大城小事,打下这段话,感觉有些悲凉,马上一锤定音你要离开我,去一个我不熟悉的地方,当时那么确定,你说我一定会来北京找你,这句话在第二天就被你颠覆,我像是被硬生生把之前深深植入内心的期待揪出来血淋淋得让我面对,你说你更难过,我又怕你承受不了这样的痛楚,不忍心再说再纠结。我听了你要来北京找我一年了,期待了一年,又对自己说了一遍你可以的,要坚强,没有你陪伴我也可以,这一年不就这么过来的,你也是,我无法阻止你远行的脚步,北京这个冰冷繁华的城市,我一定可以的,就算你不能陪着我。

可怜的悲观主义者被人又怜悯又觉得可恶,他不在的一年,我忘记了怎么度过的,他回来了反而我又陷入深深的纠结和抑郁,病态的我没有安全感,我们互虐对方,明明相爱,还要深深地伤害,都认为对方不理解自己,他不理解我的孤独,我的无助,我的迷茫,我的不安,我也不理解他也难过,他也深深地存在在压力之中,对我像敏感的猫一样无理取闹各种怀疑而无奈,我害怕他郁闷,我们最后又像抓住了拯救自己的稻草,而这根稻草也许是之前压断我们的,哭的原因和笑的原因是一个,这种感觉很怪异,我们因为一件事情而伤心又因为这件事情感到对爱情的自信,我们因为一件事情怀疑对方,又因为这件事情感觉对方的爱,是否是因为自己太不自信,太不安,但是我会坚持下去,只要还爱着就不能让诡异的原因而散开彼此的手。

花田里的猫

你为什么要说谎——还有你知道为什么p老是说谎?追问无益,因为我为什么会把p和黑猫扯上关联,就是一个错乱的问题。难道我也开始对自己说谎,用荒谬来痊治伤心?猫的澄澈眼神则是纯稚混杂饥饿。真正的谎言是这一瓶秾华灿丽的波斯菊花,原来没有人向我说谎,是我在圈养谎言。